为什么女生第一次以后会更想要?

水西故事 - 2017-10-27 18:20:05

第1章 我真没偷看

正值初夏,南湾村山青水绿,景色怡人。

阳光明媚的午后,村名们农忙回来烧火做饭,袅袅炊烟,更是给南湾村平添了一份祥和安宁,像是一副有生命的画卷似的迷人。

坐在村东头河边的李东缓缓收回视线,看了两眼破水桶里跳跃的几条鱼,心想也够自己饱餐一顿了,回去睡个午觉,改天再来抓。

李东把捞鱼的网跟水桶提到岸边准备回村,感到有些尿急,就扯下裤子朝河中间尿了过去。

一泡尿以一道优美的弧线划过天际,似乎要尿到百米之外的对岸去。

“啊!”就在距离李东大约三十米之外的地方,两三个农村妇女正泡在清澈凉爽的河里洗澡唠家常,其中一个眼尖率先发现了这道弧线,尖叫过后连忙双手捂住胸口白花花的一片。“春花姐,有人偷看我们!”

“哎呀,天杀的!我还在光着洗呢!”蹲在岸上的张春花顺着目光一看,吓得赶紧钻进水里,尖叫道:“看清楚是谁了吗?”

“好像是二蛋!”另一个穿着衣服泡在水里的妇女眼力较好,看了几眼,着急道。“二蛋八成是偷看咱们洗澡了,还敢在上头撒尿,这大嘴巴子要是回村把这事儿说出去咱可怎么做人啊?”

三个南湾村的妇女年纪在二十五六到三十多岁不等,几人燥红着脸,你看我我看你,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最后年纪最轻的张春花一咬牙,开口道:“咱去教训教训二蛋,不能让他白看了!”

“可别让他跑了!”

“快穿上衣服!”几人你一言我一语,慌忙的开始穿衣服。

李东父母早逝,算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家伙,从小就调皮捣蛋,鬼心眼儿多,要是真被他看到了自己的身体,到村里一说,那可真是丢面子了。

三个妇女一边不约而同的想着,朝上游小跑来。

而李东正欢愉地吹着口哨撒着尿,一边想着这几条鱼回去做清蒸红烧还是煲汤,对即周边的情况浑然不知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就在李东刚尿完提好裤子,突然听到一声咳嗽,瞬间被吓了一跳。

“谁?!”李东惊得全身一阵哆嗦,连忙举目四顾。

“你春花嫂子我。”张春花走在前面,人还没走到呢,一股子怒气就先扑面而来。“好你个李二蛋,竟然敢偷看我们洗澡!”

“开什么玩笑!我偷看你们洗澡?”李东一听就乐了,几个女人姿色身段都不差,加上夏天穿的薄装因为沾了水,此时都是湿漉漉的,紧紧的贴在皮肤上,别有一番诱惑,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,笑嘻嘻的说道。“两位婶子,春花嫂子,我真没偷看你们洗澡,我只是来捞鱼开开荤。”

“捞鱼?”张春花上前提了提水桶,见里面还真有几条鱼。“哟,不错啊。”

“都是运气,啊……”李东话还没说完,张春花就揪住了他的耳朵,痛得惨叫起来。

“哼,二蛋,老实交代,你偷看我们多久了?”张春花气愤的说道。“别以为我不知道的你就是个小色鬼,前两年还扒人家马寡妇的窗户!”

“你可别乱说!”李东顿感冤枉,哭丧着脸道。“我那是帮马寡妇修窗户,哎哟你轻点,春花嫂,先放开我,有话好好说……”

“二蛋,你个小兔崽子眼睛往哪儿瞄呢你?”另一个妇女王翠花见李东被揪住了耳朵,目光还在自己几人身上乱瞄,顿时又羞又怒。“你要是敢把偷看这事说出去,婶子可不跟你客气了!”

“我压根就没偷看!”

“哟,听你这意思还是光明正大的看了?”三十出头的妇女林萍一听就来气了,挽起衬衣袖子走上来就使劲掐李东。“走,我们把他拉回去交给男人们处置,真是越来越胆大了!哼!”

“哎哟!痛痛痛……”李东被三个女人擒住各个部位一阵掐揪,痛得倒吸一口凉气,眼珠一转,满脸讨好道。“其实吧,两位婶子跟嫂子都是村里的大美人,身材好脾气好又温柔,我是个正常男人,我倒是想一亲芳泽啊,可是压根就没那个胆儿啊,你们说是不是?”

说罢,李东神色暧昧的在几个女人脸上瞄来瞄去,继续讪笑道:“这里又没其他人,你们不会想强行对我做点什么吧?”

“呸,满嘴跑火车!”张春花松开手,说道。“谁想对你做点什么了?你想得美!”

“就是,毛都没长齐就想学人家勾搭女人!”王翠花有意无意的瞄了一眼李东的某个部位,红着脸碎道。

“油嘴滑舌!”见其他人都送开了李东,林萍为了表示自己没有那种想法,连忙松开手。“总之你要是敢把事儿捅出去,以后就别想在村子里混了。”

“我保证守口如瓶!”李东点头哈腰的讪笑,暗叫一声晦气,鱼也顾不得要了,见机会来了,撒开脚丫子就朝山上跑去。

“哎呀,你个死二蛋还说没偷看!”

“快抓住他!”

“妈呀,这下没脸见人啦……”

“春花嫂,两位婶,我真没偷看你们洗澡!你们可别冤枉好人!”李东一边狂奔,一边回过头无比冤枉的苦笑道。“我要是看了也就看了,任你们打骂,可我真没看啊!”

“呸,鬼才信你!”几个女人脸色燥红。“给老娘站住,没偷看你小子跑什么?”

“你们要把我抓回村子我他妈能不跑吗?”看这几个女人的样子是认定自己在偷窥了,正在气头上呢,一时半会是不能回村了,李东一惊一乍的避开树林里遍布的荆棘,朝更深的山里跑去暂避风头。

“哼,你个死二蛋,你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!”

“二蛋,快回来,深山里有野兽呀!”

几个女人体力不如李东,跑了一截之后,气喘呼呼的停下了脚步。

“你们几个臭娘们比野兽恐怖多了……”李东的声音远远的从山林里传来。

扑通!

就在李东已经确定甩掉几个女人,正准备停下狂奔的脚步休息一下的时候,突兀地脚下踩空,一头栽进了黄线昏暗的坑里,晕厥过去。


 
第2章 动物语言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东悠悠地睁开眼,感觉头昏眼花,脑袋沉沉得有些胀痛。

“这几个不讲理的臭娘们,差点害死老子了……”李东咬牙切齿的喃喃着,一边打量这个坑,坑并不算深,只有两米左右,看样子是以前猎人挖来捕猎的,万幸的是下面没有利器!

“咯咯,看看这些愚蠢的人类,自己掉进自己挖的坑里。”

“就是,真是蠢到家了!汪汪!”

就在李东准备爬出坑的时候,突然听到有人对话,仔细一听,又不太像人声。

“莫非脑袋摔出问题了?”李东生气的想着,有些费劲地沿着边缘爬了上去。

刚爬到地面,就见一只黄色土狗跟一只土公鸡正悠闲的蹲在不远处!

“大黄,咯咯,你看这人摔得好惨。”

“别说话,他朝我们看过来了!”

“你们……”李东看看四周,除了这只鸡跟黄狗,就再不见其他人甚至动物的影子了,他咽了咽口水,全身悚起一股冷汗,不确信的问道。“是你们俩在说话?”

“愚蠢的人来,这里又没其他动物,当然是我们在说话。”黄狗鼻孔朝天,表情生动的说道。

那只公鸡理了理羽毛,好奇问道:“咦,这个人类能听懂我们说话?”

“见鬼了……”李东全身一软。白眼一翻,‘扑通’一声又掉进了坑里。

“快看,这个蠢货又掉下去啦。”

“笑死狗了,你看他那模样,肯定是傻了。”

一鸡一狗来到坑的边缘,蹦蹦跳跳的对着坑里的李东指指点点,那丰富生动的表情,对话的语气,像极了两个人类。

“你们两个再敢嘲笑,老子就把你们抓了炖肉吃!”李东再次确定自己没听错,没想到现在连这些低级动物都嘲讽自己,真是老虎不发威,拿人当病猫。

他也没细想鸡跟狗能不能听懂自己说话,‘蹭’的一下就怕起来迅速朝地面爬了上去。

“呱呱呱……”土公鸡被李东的动作吓了一跳,连忙煽动翅膀后退出老远。

黄狗后退几步,扭头朝公鸡的位置安慰道:“土鸡别怕,这个愚蠢的人类抓不到我们,哎呀……”

“想跑?!”李东刚窜上地面,两手迅速抓住狗头,防止他咬自己,随后得意的笑道。“公鸡,你确定你能跑得过我吗?”

“呱呱呱,吓死鸡了!”公鸡一愣,随即扑动翅膀,撒开脚丫子就开始逃命。

“站住!”李东一手捏住狗嘴,一手抱起它,快步朝土公鸡追了上去。“土鸡,你要是放弃逃跑,我保证不杀你!”

“呱呱呱……”土公鸡一见人类追了上来,一会飞一会跑,更加快速的逃命了。“人类都是肉食动物,我才不会相信你的话!”

“呜呜……”大黄狗也在李东手里使劲挣扎,试图逃脱。

“我让你跑!”李东快速泵跑,拉近了距离。

“呱呱!救命啊!杀鸡啦!”

“呱呱呱呱……”

一人一鸡在深山老林里追逐不停,那画面滑稽又有些诡异,过了一会,土鸡跑累了,速度明显慢了很多,李东一把抓住它的脖颈。

“哈哈,跑啊,你不是挺能跑吗?”李东左手一只鸡,右手一条狗,快意的笑道。“今天捞的鱼没吃成,就把你们炖了,开开荤吧!”

“饶命啊!我们再也不说人类蠢了!”土鸡绝望的闭上眼睛,小声求饶道。

大黄狗也连连附和道:“我也保证不说了,求求你放过我们吧,呜呜……”

“求也没有用!”李东想了想,问道。“除非你们能告诉我,为什么我突然能听懂你们动物的语言?”

“我们也不知道啊……”土鸡跟黄狗对视一眼,哭丧道。“要是知道你能听得懂,我们哪里还敢在你面前说你坏话呢?”

“既然不知道,那就要成为我的腹中餐!”李东舔了舔嘴唇,拎起两只动物起身准备回村。

“等等,等等!”大黄狗急了,挣扎几下,说道。“如果你不杀我们,我愿意告诉你一个对你很有帮助的秘密!”

李东眼珠子一转,眯着眼问道:“什么秘密?我看看如果比你们的命值钱的话,就放了你们!”

“你跟我走,到了你就知道了!”大黄一见有戏,连忙说道。“我们往后山去。”

“谅你也不敢耍滑头!”李东想了想,找来一根结识牢固的藤子把狗脖子系上,一手抱着土鸡,牵着黄狗,跟在它身后,穿过森林,朝绝无人烟后山的方向走去。

南湾村面积宽广,四周环境山高水远,近几十年来,外面经济大开发,很多人都出门发展去了,以至于村里很多较为偏远的地方都没有了人烟。

李东跟在大黄狗的身后走着,眼看山路越来越难走,很长时间才爬上一小段山路,他不由有些不耐烦了:“大黄狗,你是不是在骗我?如果是这样,我现在就把你宰了!”

“没有骗你,前面就是了!”大黄狗跳上一块石头,颇为不舍得的说道。“你看看这洞穴里,就知道了。”

李东费劲的爬上石头,扒开杂草丛生的洞口,一个宽广的洞穴呈现在眼前,只是光线不怎么充足,给人一股阴森森的感觉。

“你带我来这鬼地方做什么?”李东舔了舔嘴唇,感到有些惊悚。“有什么秘密?”

“反正对你们人类来说是天大的好处。”大黄狗说道。“你不想进去看看吗?”

“看看就看看。”李东一咬牙,拉起大黄狗一起钻进洞穴。“要是你他娘的敢陷害我,你也跟着陪葬……咦,这是?”

刚走进洞里七八米,李东就停止了说话,只见洞里密密麻麻的长满了很多像是萝卜的植物,可又不像萝卜那么肥大,反而很细瘦,只有屁股跟叶子露在外面。

仔细一看,像极了传说中的人参!


 
第3章 山村车震门

“不会真是人参吧,如果是的话……”李东咽了咽口水,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不已,要是真是人参的话,这成千上万颗得值多少钱啊!自己从小在这村子长大,周边哪里没去过?怎么就没发现这个宝藏呢?

要是早点发现,何至于过了这么多年苦日子啊!

李东呆滞的想了半天,缓缓回过神来,他放下土鸡,伸手开始刨,不一会儿,一根人参就被他挖了出来。

想了想,李东用指甲掐了一点放倒嘴里嚼,一股大苦的味道顿时遍布口腔,渐渐的又出现一些微甜,紧接着就是浓浓的土腥味。

“是人参没错,跟书上描述的一模一样!”李东亢奋又咬了一口在嘴里吃,心想着明天拿去镇上给小虎看看,他是做各种特产生意的,一定能够知道这一颗人参值多少钱!

“真是因祸得福啊!”李东哈哈大笑。“老头终于开眼了!大黄狗,你是怎么知道这里又人参的?”

咦,狗呢?鸡呢?

李东一回头,才发现大黄狗跟土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逃跑了!

“算了,这黄狗给自己这天大的报酬,怎么舍得杀它呢,下次遇见要好好款待才是。”李东来回渡步,喃喃道。“别人一定听不懂动物的语言,所以,这里想必除了自己,暂时没有其他人发现,要尽快处理安全问题才行。”

这么一想,李东又挖了一颗人参,怀揣两颗人参就出了洞穴,然后把洞口认真还原,确认没有破绽之后,才悠悠晃晃的朝村里走去。

此时已经是黄昏,正是村民回家的时候,为了安全起见,他选择别的方向回村,刚走了不到三公里,就听到一阵急促的女人呻吟声,异常刺耳,听在耳里,让人浮想联翩。

李东兴奋的想到,莫非有人在这附近打野战?

要是这样的话,自己又可以发一笔红财了!

可是李东跑遍了四周,也没发现人影,就当他准备放弃的时候,发现远处的山道上,一辆白色汽车。

仔细一听,女人的呻吟声果然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。

这么说来,自己不仅可以听懂动物说话,就是耳力也大增了?这么远的距离都能听见!

李东兴奋的想着,一边撒开脚丫子就朝车子的地方奔去。

等到跑近了,李东发现这辆白色崭新的宝来汽车,车子停在山道的尽头,车身身正以一种极为附的节奏摇弋着,发出‘咯吱咯吱’的响声。

这就是传说中的车震啊!

李东舔舔嘴唇,悄然靠近,定眼一看,只见偷情的男女不是别人,正是南湾村村长吴老财跟会计齐云!

吴老财长得肥头大耳,齐云倒是身材丰满,颇有几分诱人的姿色,此时两人正忘情的在车厢后排行那苟且之事。

想了想,李东摸出手机,调出摄像功能,开始对车厢里的两人进行拍摄。

看着齐云那销魂的表情,李东都忍不住有些反应了。

“啊……”刚拍了不到一分钟,齐云突然睁开眼,看到了正在拍摄的李东,吓得一声尖叫。“快下来,有人!”

“哪儿有人呢?”村长吴老财顺着她的目光一看,就见李东正嬉皮笑脸的盯着自己。

“我操……”吴老财一见李东这个人精,顿时吓得回过头去,起身准备穿衣服。

“真是精彩啊!”李东收起手机,抱着手膀子冷笑道。“想不到啊想不到,一向自称为人正直的村长竟然跟齐会计干起来了,这件事情要是让村民们知道,一定是本年度村子里最劲爆的新闻吧?”

“你个小杂毛等着!”吴老财也顾不得面子形象了,慌忙的扯过衣服开始穿起来。

“小爷没工夫等你们穿衣服了,再见啊。”李东丢下啊一句话后,撒腿就跑,他可不想让这两人抓住。

“站住!”吴老财推开车门,举起一杆猎枪瞄准李东,眼里杀机乍现。“二蛋,你要是敢跑,老子现在就开枪崩了你!”

“村长,嘿嘿,有话好说。”李东馅笑着缓缓退了回来,心里却把吴老财得到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。“村长,我什么都没看到,什么都不知道,你们继续……”

“我见他录了视频!”齐云见场面控制住了,也顾不得形象,光着身子就跑下车,来到李东面前,伸手就要抢他的手机。

“齐会计!”李东目光肆无忌惮的在齐云的躯体上来回打量,咽了咽口水,笑道。“手机你就别想要了,乖乖站一边去,看看吴老财这么说!”

“齐云,你先让开。”吴老财‘咔嚓’一声把枪上了膛,说道。“还敢录视频,老子这就开枪打死他。”

“你打死我,你们的事就真的曝光了。”李东脸色微变,随即眼珠一转,镇定自若道。“老子的手机跟邮箱同步,只要我不处理,视频自动发到网络上。而且,我上山的时候,春华嫂翠花婶他们都看到了,我要是出了事,警察一定会找到你的……”

“吴老财,你想好了吗?”不等吴老财开口,李东抢先道。“你要是想蹲大牢或者判死刑,就开枪好了。”

吴老财看了一眼会计,缓缓把枪放下,气急败坏的问道:“说吧,你小子要多少钱,才把视频删了?!”

“这才对嘛!”李东见气氛没那么危险之后,看看两人,又想了想后山山洞里的人参,笑眯眯的说道。“你们先把衣服穿上,然后咱们好好谈谈。”

齐云把吴老财的衣服递给他,然后自己躲在车里把衣服穿上,片刻后,两人穿戴整齐,吴老财再次开口道:“现在可以说了吧!”

李东等的就是他这句话,笑道:“我不要钱,我要你家车!”

“什么?”吴老财一听就来气了。“你小子就好意思狮子大开口?我这辆宝来才提来没几天,十几万的东西怎么能说给你就给你?你做梦去吧你!”


 

继续阅读请点击>>>【阅读原文】













更多内容请继续关注: 551500.CN 黔西便民网 黔西公务员人事考试信息网
信息录入:黔西便民网 www.551500.cn
来源:水西故事
黔西县本地综合生活信息免费发布平台
www.551500.cn
  |